搜索名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社会 > 从《玉天仙》到《薛郎归》,小剧场黄梅戏走出一条新路
从《玉天仙》到《薛郎归》,小剧场黄梅戏走出一条新路
2019-10-25 10:45:22 点击次数:1596次

“一辆巴士在世界各地行驶,两场大型演出继续进行。总共有二十三个人。在世界各地,我们可以航行到任何地方。”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黄新德的打油诗对他最近极其繁忙的巡演生活有点儿乐观。从杭州到韩国,从银川、宁夏到昆山,然后从广东、香港、澳门和海湾地区回到杭州。他参演的72岁黄梅戏《玉田仙》和《雪郎桂》在环游世界后,最近回到了创作它们的杭州。

薛朗贵的剧照

9月23日,已经成立半年、排练了两个月的《雪郎桂》作为杭州国际戏剧节的一出戏,在杭州大剧院的小剧场正式首映。和之前的排练一样,场景非常拥挤。大多数观众是年轻人。他们全身心地投入到整个故事中。演出结束后,他们还热烈讨论了剧中人的感受和命运。

从2017年《玉女》的创作到今天《雪兰归》的首映式,两个小剧院黄梅戏在短短两年内就在艺术和市场上取得了双丰收。主要的创作者和作品赢得了大奖,演出被邀请到世界各地。最初的参与者自己没有想到这些成就。

《薛郎贵》首映式

安庆黄梅戏艺术剧院的导演俞邓云参与了这两部戏的制作和演出,他说他们一开始并没有“宏伟的愿望”。最初的动机是为年轻的表演艺术家提供一个平台和舞台,让他们创造并做出一些面向市场的尝试。然而,他们并没有期望一步一步来,在各方面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和肯定。

《玉女》编剧、曹禺剧本奖获得者余庆丰在其创作史上创作了大量大型作品。然而,这一次的“薛郎贵”,他的身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部戏剧是他创办的第一部“云钟毅文化”小型戏剧,他本人也成为了主要的策划人、制作人和制片人之一。

薛朗贵的剧照

像《玉女》一样,薛朗贵尝试了一种新的制作模式,由安庆黄梅戏剧院和两家民间文化公司联合制作。虽然这是三家合资企业,但投资很少。余庆丰说:“不是我们找不到资金,而是我们不想大举投资。我们想要提倡的是“拙劣歌剧”的概念。舞台上只有五名演员,整个表演团队只有十名。有了几个盒子,你可以在全国各地表演,走上国际舞台。”

这是目前国际戏剧界最常见的表演方式,也是世界上无数剧团和戏剧的生存方式。然而,在大规模生产流行的戏剧圈中,小型戏剧已经成为一种罕见的存在。

“做一个拙劣的歌剧就是让歌剧不再拙劣”。从《玉田仙》到《雪郎归》,黄梅戏的两个小剧场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启示,也为当代歌剧的发展探索了一条新的道路。

薛朗贵的剧照

小成本也可以有大产量和大感受。

许多人都熟悉薛郎贵的故事。十八年来,许多歌剧和许多艺术形式都是在王宝钏对冰冷窑的执着中上演的。

然而,在黄梅戏版本的这个小剧场里,创作者总是追求一件事,那就是寻求当代观众的情感共鸣,尤其是对年轻人价值观的讨论。

作家曲调杰是Xi安人。她听着这个爱情故事长大。这出戏是她多年前的处女作。她重新设定了情节的焦点。十八年后,当王宝钏等待薛郎的归来和繁荣的时刻,她成了现代表达的支点。作为当代女性,瞿杰试图从更深的心理学角度理解王宝钏,理解故事中的每个人物。她说:“我不想通过这部戏传达任何东西。我希望每个走进剧院的人都能有自己的经历,关于人生观、价值观和爱情。”

像玉女一样,在看完这个故事后,许多年轻观众开始讨论和争论剧中不同人物的选择。

俞邓云说:“我们小剧场的作品都希望符合当代年轻人的美学和当代人的价值观。”

除了剧本,薛朗贵还寻求在导演、舞蹈编排、灯光和音乐方面与时俱进。导演王静生来就是黄梅戏的演员。在此之前,他还导演了许多大型歌剧。他第一次创作了小型戏剧。试图让四个演员在100分钟内讲述好故事也是一个新的挑战。

薛朗贵的剧照

演员们一直坚持演这部“蹩脚的歌剧”。所谓的“拙劣的歌剧”首先是花更少的钱。但事实上,这是一种戏剧创作精神,是对戏剧本质的回归。

余庆丰说,“薛郎贵”已经排练了四个月,各部门已经演示了20多次。通常,他们没有办法省钱。“我们的舞蹈设计倪芳、照明设计陈晓东、服装设计张颖和化妆设计颜东都是业内最好的年轻人。在这里,我只想向四个人道歉。因为他们被我“伤害”得很惨!风景是最简单的,灯具是最经济的,衣服可以做一件,不能做两件。因为没钱。幸运的是,他们每个人都充满智慧,是一个高效的团队。金钱做不到的是小事。没有钱能做什么是件大事!”

然而,这部低成本的贫困歌剧却获得了许多主要作品都没有达到的“奢侈”。

艺术总监黄新德也曾作为游客成为“绿叶”。

《薛郎贵》有三位“70后”艺术家——艺术总监黄新德、音乐总监陈华清和模特总监兰玲。三位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都已经70多岁了,他们的创造力和战斗力是年轻人无法比拟的,所以他们在制作团队中被戏称为“70后”。由于三位“70后”艺术家的护送,这个小剧场黄梅戏在其创作阵容中并没有失去任何大规模的制作,并且拥有充分的艺术信心。

生产团队建立生产线花费的时间也令人惊讶。这个团队成立已经六个月了,第一次内部排练早在7月份就开始了,但最终的首映式现在是在9月底。在此期间,他们在杭州的大屋顶和小剧场排练。两组演员在四天内排练了六次。他们还表演了一场学术表演和三场广东海选。

"直到它被拿出来,它才会正式首映。"余庆丰说,“成本低,产量小,不是粗制滥造,而是精益求精。”

小剧场歌剧的大市场与前景

《学朗归集》的出版无疑得益于余天贤的成功经验。然而,这两部小型戏剧作品似乎为黄梅戏这种戏剧找到了一条新的道路。

在《玉女》之前,黄梅戏在历史上没有与小剧场结合的先例。这是戏剧史上的第一次尝试。

《玉仙》剧照

《玉仙》剧照

邓云说,开始的目的和想法其实很简单。安庆黄梅戏团作为一个国有剧团,像许多剧团一样,必须承担传统戏曲的文化责任。近年来,它一直侧重于传统戏剧的重新编排和新舞台戏剧的创作,但两者都是大成本、大规模的作品和大团队。剧团有大量的中青年演员,其中许多人能力很强,但他们没有足够的资金来获得足够的舞台创作实践和展示。因此,他们需要用有限的资金去做他们能做的,于是“小剧场”方法应运而生。

之后,如果曲目要进入市场,必须首先考虑运营成本。最后,“由20人和12个手提箱组成的整个制作团队可以在世界各地表演,这是灵活方便的,使剧目巡回演出成为现实。”

也许是因为作品种类少、声誉好、成本低,所以《玉女》的市场比预期的更受欢迎。自去年5月在杭州大剧院首映以来,《玉女》已经在韩国、合肥、常州、宁夏、上海等中国城市巡回演出近40场。今年,韩国、加拿大、法国等国的演出邀请也已得到确认。

在艺术方面,《玉女》除了在海外戏剧节上获得各种奖项外,还赢得了各界的认可。今年,夏圆圆主演的《玉女》获得了第29届上海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的“主角奖”。

在这部《薛郎贵》中,有两组ab演员专门在制作中设置。一个是郑玉兰,另一个是扮演王宝钏的夏圆圆。因此,更多的演员有机会参与创造性实践并在舞台上表演。

同时,《玉女》和《雪兰归》也可以同时巡演,有一套两部作品,非常符合国际巡演模式。

“在过去,我们数百万人只能创作一部戏剧。现在,如果我们把整个事情分成小剧院,更多的演员可以在戏剧中表演,并为他们提供一个创新的平台,这对演员的培训非常有帮助。”

参与创作这两部戏剧的夏圆圆说:“我们的小型戏剧在音乐演唱和创作方面都是传统的黄梅戏,这是对演唱技巧的考验,但同时,近距离表演和当代表达也是对我们自身表演的挑战。”作为80后,夏圆圆觉得玩小剧场也很有吸引力。它正在培养黄梅戏的新观众,并吸引更多的年轻人观看。

两位备受尊敬的“70后”艺术家,黄新德和陈华清,一直在这两个小剧院参与黄梅戏的创作。在《薛郎贵》中,艺术总监黄新德曾经是一个“绿叶”的到访者。他和音乐总监陈华清似乎都很喜欢。两人都说,小剧院实际上让他们找到了某种意义上的歌剧“回归”:这特别有趣和有意义,所以我们愿意和年轻人一起玩。

陈华清认为黄梅戏,一个小剧场,在音乐创作上有很大的挑战,因为它不仅需要保留黄梅戏的戏曲特色,还需要吸引当代的年轻观众,所以需要很多创新来适应现代人的视听。事实上,这两部作品的音乐包含了许多现代音乐元素,这在黄梅戏中是前所未有的,但也在传统戏曲的框架之内。

在艺术创新、人才培养和市场拓展方面,小剧场歌剧的前景似乎很好。在俞邓云看来,过去两年的许多海外演出也证明了小剧场是“歌剧走出去”的好选择,是传统文化走向国际的轻骑兵。据悉,《玉女》已被列入中宣部2018年文化外联支持项目,以及中宣部省级文艺团体海外重点参演优秀项目。海外邀请仍在继续。

回到歌剧的本质,回到市场和观众,黄梅戏的两个小剧场都在开拓和回归。它为黄梅戏这一剧种找到了一条新的发展道路,也为当前剧坛提供了一个可供借鉴和思考的案例。

© Copyright 2018-2019 goreki.com 古源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