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名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旅游 > 同程网赠送现金券 故事:分手后我偷偷生下前男友的儿子,4年后重逢,他提出个过分要求
同程网赠送现金券 故事:分手后我偷偷生下前男友的儿子,4年后重逢,他提出个过分要求
2020-01-11 12:59:31 点击次数:4282次

同程网赠送现金券 故事:分手后我偷偷生下前男友的儿子,4年后重逢,他提出个过分要求

同程网赠送现金券,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宋周

已到深夜,但是窗外还是灯火如豆,淡薄的光线照在寒温的脸上,四岁的眉眼和周允越来越像了,我轻轻抚摸着儿子的眉毛,时常恍惚着。

参与情爱过程的多巴胺少则三天,多则三年,但是周允却实实在在地影响了我七年,我在实验室的时候看着电脑里面的大脑神经图,不经怀疑脑中繁冗复杂的神经元很多很多都是关于周允,不然我怎么还是忘不了他。

明天是十月十四号,是周允的生日,也是寒温的生日。我看着手机里面安晓给我发的消息,【夏夏,告诉你一个消息,我终于知道周允的行踪了!他这个星期会回来,你要不要回来看看?】

作为隔壁邻居的安晓,那么信息肯定是准确的,那么问题来了,我出现的意义是什么?

前女友拉着一个缩小版的自己出现在自己面前,任谁都会忍不住爆出一句“shit”。

要不,远远的看一眼就好了?那么多年了,就当小小地奖励自己一下。

我当即就订了机票,最早的一班是五点半,我收拾好东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两点,没有多少时间,干脆抱着熟睡的儿子直接奔往机场。

下午到达a城的时候安晓顶着双熊猫眼兴奋地从我手里抱走寒温,我松了口气,去拿行李。

半年不见,安晓竟然会开车了,我站在车前一脸惊恐。“晓晓,要不我还是坐出租车吧。”

我实在是怀疑晓晓的车技,八年前她玩着安伯父的车撞向围墙的惨烈我还历历在目,驾龄撑死半年,我才回国,还没有认真呼吸祖国的大好空气呢!

晓晓看我的表情就知道我在想什么,直接把我往车里推,“收起你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觉得我会伤了我的干儿子吗,你倒是不要紧,我干儿子伤了我才伤心呢,所以你看我不是特意换了嘛,我明智吧哈哈哈哈。坐好,出发咯!”

我看了一眼寒温咯咯笑的小脸,虎着脸,“哼,没有我,这个臭小子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噗!”晓晓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我,“你还吃儿子的醋呢哈哈哈哈哈哈。”

“哼。”

“说实话,我还真是佩服你,你说你身体那么弱,还怀孕了,怀孕了也就算了,你的身体又不允许你打胎,如果生下来吧你的身体又不是一个好条件,一招不慎就一尸两命,怎么选都不是,现在身体落下毛病了。怎么样,最近有好点吗,有没有按时吃药啊?”

我今天化了妆,晓晓看不出我有些苍白的脸色,我实在是不想让她担心,只好撒谎,“我一直很认真的调养身子哦,再过几年就会完全好了。”生养孩子落下的毛病哪是那么容易就好的,恐怕这寿命都减了许多。

安晓带我去到她自己在外面买的公寓,作为一个新时代独立的单身精英女性,安晓的房子还是一如既往,乱七八糟。

这回轮不到我吐槽了,小温看着这一屋子,天真地问晓晓,“干妈,你是三年没有打扫了吗?”

晓晓瞪直了双眼,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么伤人的话会从小温嘴里说出来,捂住心口,做伤心状,“小温啊,干妈只是三天没有打扫完,你不能冤枉我。”

两人又要开始一段戏精的表演,我完全看透了她们,我直接越过她们把行李放好,收拾了住的房间和乱糟糟的屋子。

我把最后一批衣服扔进洗衣机,站了起来,晓晓啃着苹果靠在门上,眼睛冒星星,“夏夏你真是太贤惠了,反正你也不想结婚,我也不想结婚,又有了温温这个小可爱,干脆我们闺蜜搭伙住在一起算了。”

“算了吧,到时哪天你突然遇到个真爱,一脚把我们娘俩踢出去怎么办。”

晓晓拍拍胸脯,“你放心!我会继续养着你们的!”

我故作轻松,开玩笑地说,“那就这样说好了,等我死了你要养温温哦。”

“呸呸呸!”晓晓紧皱眉头,“好好的说什么鬼话,走了走了,我们出去吃饭去。”

在“虾馆什么事”订了包间,我们到的时候直接进去,小温最喜欢吃虾,我本来还想帮他剥,但是小温非常懂事,乖巧地对我说,“妈咪,我已经五岁了,长大了,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妈咪我可以自己吃,你也多吃点哦。”

我欣慰地摸了摸小温的头,恰好这个时候蛋糕店打来了电话说蛋糕已经送达,我便出门去拿蛋糕。

店员手里拿着两个,他想了想把其中一个递给了我,我也没有多想直接回到了包间。

小温看到自己的生日蛋糕到了,非常兴奋,非要打开,拗不过他,我只好拆开蛋糕盒,可是蛋糕上面写的字让我一瞬间煞白了脸。

【祝周允生日快乐!】

是啊,我差点忘了,他们父子同一天生日,同样非常喜欢吃虾,那么周允来这里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是一向不喜欢过生日,特别是吃蛋糕的周允怎么来了这里,还订了蛋糕了呢。或许是他的奶奶做主的吧。

但是重点不是这个,现在的重点是这迷糊的店员搞错了蛋糕,那么送到周允那里的就是小温的蛋糕,如果他拆开了看到“寒温”,虽然我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这是我们曾经开玩笑为未来宝宝起的名字。

但是以防外一,还是不要让他知道的好,我没有做好和周允见面的准备,特别是还有寒温的情况下。因为我觉得他可能恨极了我。

晓晓伸头去看了一眼,也反应了过来,忍不住低低咒骂了一句,“什么偶像剧沙雕剧情啊,太玄幻了吧。”

我叹了口气,事已至此,按照周允多疑的性格,还是先走为妙,“晓晓,我带小温先回去,你可以拉一个你的朋友过来说是她的吗,然后把蛋糕拿回来,我们在家里再吹蜡烛,虾也打包一些吧。”

晓晓点点头,“好。”

我重新装好了蛋糕盒,抱起寒温想要立即离开,但是一向乖巧的寒温这次竟然闹起了脾气,挣扎着不想离开,“妈咪,为什么我要走啊,我还没有吃蛋糕呢,我要吃蛋糕,我要吃蛋糕。”

我软声哄着寒温,“乖小温,这里的灯关不起来,不关灯唱生日歌许愿不灵的哦,我们回家关灯再许愿好不好?”

寒温还是不依,想到周允可能会找过来,我开始着急起来,声音忍不住严厉了几分,“寒温,听话,不许闹脾气。”

小温见我有些严肃的脸,立马安静了下来,抱着我的脖子委屈道,“妈咪在生我的气吗,妈咪别生气了,我听妈咪的话。”

我忍不住叹了口气,十分懊恼自己在自乱阵脚,“对不起啊寒温,妈咪不是故意凶你的,我们先回去看熊出没,等着晓晓干妈带蛋糕回去一起许愿好不好。”

寒温点点头,奶声回答我,“好。”

“对了,夏夏,你开车回去,如果你在外面等着也不好,可能会被看见。”

我感激地看了一眼晓晓,“好。”

“得了,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了,要是感激我帮我打扫一下厨房我会反过来感激你的,别聊了,你先走吧。”

他们应该是一家人出来那么应该是包厢,我所在的包厢刚好在最后一个,旁边便是逃生楼梯,我便直接从楼梯下去,一路无阻地走到停车场,我把寒温放到后座儿童椅上系好安全带。

关上门,长吁了一口气,绕道驾驶座打开门,刚想迈腿进去,一个冰冷致命的声音响了起来,“好久不见啊,寒夏。”

一瞬间血液凝固,寒冷遍布全身。

人是看到了,但却完全不是我希望的情况下。

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赶紧上车,可是周允还是快了一步,抵住车门,揶揄地看着我。我这一整天高兴的心情在这一瞬间消失殆尽,惶恐沾满全身。

果真是一招不慎满盘皆输,我就不应该放纵自己回来。

寒温也意识到了周允,好奇地询问我,“妈咪,这个叔叔是你朋友吗?”

我刚想说不是,周允率先开了口,“是啊,我和你妈咪好久不见了,我可以和你妈咪说几句话吗?”

“可以的,不过只可以说五分钟哦,我想要赶回去吹蜡烛许愿哦。”

“哦?你今天生日是吗?”

“对呀,嘻嘻嘻。”

“那为什么不在饭店里吹蜡烛许愿,要回家呢?”周允说这话的时候紧紧盯着我,嘴角是不明意味的笑,熟悉又陌生的周允,竟让我害怕了起来。

“妈咪说饭店不能关灯,不关灯许愿是不灵的,所以要回家许愿哦。”

“这样啊,叔叔和你们一起回去陪你过生日怎么样?”

我想是因为这该死的血缘关系,寒温竟然不反感,拍着手高兴的说,“好啊好啊。又多一个人陪小温过生日了。”

“......”

晓晓提着蛋糕回来的时候,看见周允抱着寒温在看动画片,瞬间凌乱,愣在门口一时不知道做什么为好。

我叹了口气,起身来到晚晚身边,轻声说到,“事已至此,我们先过完今晚再说吧。”随即大声装作开心地说道,“哇!蛋糕到咯!”

小温果然被我的话吸引到,蹦蹦跳跳从周允身上下来,开心地围着晓晓。

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我送周允下楼,一路上沉默,前后走着。

他没有开车,我也不想开车送他,所幸周允也没有要求,只是走到大马路上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转身插着裤兜低头看着我,一瞬间我头皮发麻,后背冷汗瞬间下来。

周允极黑的眼眸淡淡地望着我,身影被灯光照着笼罩在我身上,我像是被逼到了黑暗无边的角落,他身上的烟草味直逼我的呼吸,这真切的感受让我彻彻底底地明白我做了一个多么任性的决定。

深夜思绪发散,所有感觉被放大无数遍,我是脑子抽了才在大晚上做决定!

我一直都知道周允极其记仇,最恨别人欺骗,我偷瞄了旁边,没有人,只还有少量的汽车呼啸而过,要多可怕就有多可怕,如果我踹他一脚就跑,跑多少米?

周允忽然呵呵笑了几声,吓了我一跳,“怎么,在想着怎么逃跑?寒夏,这么多年你除了跑还会干什么?”

“跑也就算了,你还回来干什么?回来也就算了,你还带着一个和我那么相像的小孩子,你说你想干什么?”

逻辑清晰,思维连贯,三个干什么语气层层递进,问得我哑口无言。

“周允……这个孩子跟你没有关系,你只不过是提供了一颗精子,和我去医院找精子是差不多的。你就当你捐了一颗精子呗……”

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我想周允这个时候一定把我就地正法了,“呵呵!”

外面起风了,我已经开始觉得有些冷,“现在已经很晚了,你先回去吧,我明天就离开这个地方,保证你永远看不到我,你就当今天做了一个梦,什么都没看见。你的生活还是照旧。”

说完这些话,周允没有任何反应,等了好久我终于抬头真真切切地第一次看着周允,我吓了一跳,他面色暴戾,却布满了泪痕。

我惊恐地看着他,这是什么情况?

最后我按住内心波涛汹涌的情愫,拽着他给的纸条跌跌撞撞地跑回了家。

在一起四年,其实我从来都捉摸不透周允的想法,这次久别重逢的吻,是思念?是惩罚?还是寂寞?

我不知道,不敢想,也不敢问。

分手后我偷偷生下前男友的儿子,4年后重逢,他提出个过分要求。

——

第三天,我如实赴约,我提前了十五分钟到,没想到周允已经到了那里,我只好放弃勘察这个咖啡厅的念头,乖乖地坐到周允对面。

刚坐下没多久,我最喜欢的蓝山就被服务员送了过来,我诧异了一下,也不敢问,问了又是一长串的吵架讽刺,还是算了。

周允矜着身子看着我,差点让我忘了那晚泪流满面的可怜模样。

现在谁先开口谁就输了,绷住啊寒夏!

“寒夏,给你两个选择(作品名:《我还是很爱你》,作者:宋周。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禁止转载)

点击右上角【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后续。

pk10注册送38

© Copyright 2018-2019 goreki.com 古源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